她是一名护士,兢兢业业,默默践行着救死扶伤的天职。小到擦汗、剪指甲、喂饭,大到为病患洗澡、清理便溺,精心呵护,毫无怨言;她是一名精神病防治院护士,面对情绪失控的重症患者,临危不惧,勇敢地制止失控行为。

刘洁江,女,1965年出生,1985年10月参加工作,连云港灌云县精神病防治院二病区护士长。1985年毕业于灌云卫校,先后在燕尾港卫生院、县精神病防治院从事临床护理工作,是一名别样的精神科白衣天使。

从24岁到54岁,她在精神科护理的工作岗位上足足度过了30个春秋年华。一个个平凡的日子里,她用爱心、耐心、细心、责任心,温暖着这个特殊群体迷失的心灵,让紊乱的天空有鲜花绽放。

30年来,她长期坚守精神科,以自己的爱心和专业技术感动着大家,先后多次被市、县评为“十佳护士”、“港城最美护士”。

让最美的青春无私奉献

1985年,刘洁江从灌云卫校毕业。身边的同学都去了大城市,可她却选择到乡镇卫生院当一名护士。几年后,因工作需要,刘洁江调入精神病防治院。分发零食、派发药物、帮病人清洁身体、喂病人喝水,给病人剪指甲、清洗床单……这是她30年来每天的日常工作状态,也是精神科护士的真实工作写照。她30年来爱岗敬业,忘我工作,无怨无悔,让自己最美的青春在大爱中奉献。

(刘洁江在查看患者病历)

刘洁江所负责的精神科病区,全托患者有五十多人,精神科护理人员却只有十几名。病区电梯外有两道大门,每天她开完门进来后都要仔细再锁上,以防患者乱跑。他们或许狂躁不安,或许郁郁寡欢,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场面,而且他们大多躯体健康,行动自由,也正因如此,每一位病人都是一枚“定时炸弹”,随时可能“自爆”!连他们的家人都唯恐避之不及,而作为护士长的她却要时刻关注他们,了解他们的精神状态,精心照顾,细心护理。在她30年的护理生涯中,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上演温暖的故事。

一次,民政局几位同志送来在街上泼粪的流浪精神障碍患者,接送入院时她浑身都是自己泼的粪便,全身散发着刺鼻的味道,还有明显的恐惧、疑虑等情绪。刘洁江二话不说,亲自为其清洗更衣理发,喂饭喂药,清理便溺,在接触交流的过程中安定她的情绪,用真诚与爱心唤起她生活的勇气,帮助她渡过困境,走出阴霾。

精神科的医生、护士基本都是团体行动,即使这样,被踢伤、抓伤、咬伤也时常发生。医生护士们身上、手脚上,几乎都有不少大大小小或深或浅的伤痕,刘洁江也不例外,她的手臂上最醒目位置留有一个很深的齿印。

2013年一天,她为了阻止正在发病的患者逃跑,用自己娇弱之躯奋力抱住患者,不料却被撞飞,倒在五米之外。钻心的疼痛没有使她停下追赶的脚步,她依旧全力向前奔去,患者气急之下一口狠狠咬住了她的手臂,她忍着剧痛死活不松手,等匆忙赶来的同事合力把患者送回病房,她的手臂却被咬得鲜血淋淋,韧带撕裂,至今留有阴天就会疼痛的后遗症。

让紊乱的画面长出思想

在精神病病区,有些精神病患者受幻觉妄想支配,怀疑饭菜有毒,拒绝进食更是家常便饭,刘洁江与同事们就像幼儿园老师哄小朋友一样,耐心劝说他们,先打好几份饭任由他们选,选好了再一口一口喂下去。即使这样,患者也会突然情绪爆发,有的会突然生气把所有食物打翻在地;有的吃着吃着就突然对着喂饭的护士拳脚相加;有的会故意把嘴里的食物喷吐出来。刘洁江经常也会被饭菜喷得满身满脸,好不容易把他们喂好,安顿好,转身还得收拾一地的饭菜。

(刘洁江为入睡患者压被子)

除了喂饭,喂患者吃药也是一大难题。每天患者们都要排队到她面前领取药物,刘洁江得看着每个病人吃药,即使看到他们把药塞进嘴巴后,也不能立即喂下一个,要紧盯着患者的嘴巴和脖子,看着他们把药吞进去。就算这样,也还会有例外,一次,有几个病人把药吃进嘴里后掉头就走,刘洁江发现可疑,立即拉回他,让他张嘴,才发现他们把药藏在舌头下,准备趁不注意偷偷吐掉。

虽然,工作中存在种种令人难以预料的尴尬和危险,不过,每当看到患者从入院时的精神异常,到出院时面貌焕然一新,刘洁江就觉得所有付出都值了。

让美丽的心灵折射阳光

精神病区很多是精神分裂症患者,很多具有暴力倾向,他们往往受到社会的歧视,甚至家人的遗弃。有位老人,在县精神病防治院住了很多年,平时看起来很和善、开朗,可一旦发起病来就六亲不认。她当初就是由于病情发作,砍死家人,才被确诊送来,送来后,家里人一直不能原谅她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,由于发病时,患者大都情绪不稳,不受控制,他们往往做出了很多不可挽回的错事,被社会漠视,被亲人唾弃。和他们天天相守的,只有精神科的一群白衣天使。

(刘洁江在为病人修剪指甲)

冬天,她帮患者盖好被蹬掉的被子;夏天,她帮患者赶走蚊子;她会给他们分发生活用品、水果副食;为他们缝补衣物,剪指甲;组织他们打牌、下棋、唱歌;和他们谈心沟通,讲解疾病知识,教会他们如何自我照顾。有些打骂过她的患者,会在病情好转后,向她道一声“对不起”。看着患者眼里闪出真诚的泪花,刘洁江会深深地沉浸在帮助患者康复的幸福之中。

与患者得到康复后的幸福相比,没有人知道,在刘洁江为患者辛苦付出的同时,还有一个艰难贫困的家,13年前,刘洁江的爱人不幸患上肝癌,当时女儿还未上初中。每天刘洁江不但要用自己柔弱的双肩干好本职工作,还要照顾患重病的爱人,同时还要培养女儿,天天都要忙到深夜。

时光荏苒,寒暑易节。我们难以想象,她柔弱双肩,是怎么把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抚育成为政法战线的一名公务员?又是怎么让一个患癌重病人的生命延长13年?当家人需要她,病人需要她,当分身乏术陷于两难境地的时候,她是如何选择的?但我们知道,这身后是无限的汗水与沉重的艰辛。(钱阳陈汝海)

首页娱乐